咨询热线

020-82020406

ABOUT US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李欣:气道无小事结果大不同

作者:威廉亚洲更新时间:2021-01-20 11:10点击次数:字号:T|T

  作者:李欣 中国(山西)第20批援吉布提医疗队队员 山西省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在吉布提贝尔蒂耶总医院耳鼻咽喉颌面外科工作近一个月了,自己的工作思路和方法也慢慢有了一些改变,觉得很有必要记录下来留作纪念。这段时间我和当地医生在工作中逐渐互相适应和互相理解,我的工作思路开始在转变,除了主动去适应他们的工作方法,更需要我通过自己的方式慢慢去改变或者影响他们。

  按部就班的度过了相对平淡的三周,12月17号早上例行查房到了61床病人。这是一名颈部肿物晚期病人,甲状腺肿物累及气管,气管受压内陷。病人入院后在12月9号由我和萨阿德医生一起在手术室全麻下行气管切开。术中我发现萨阿德医生对手术切口定位有些偏差,他做的气切是大切口,长约6cm的横切,术中一直在使用大功率的双极电刀把气管前所有组织烧灼后切开气管前壁。从气管切开的过程我可以判断出他们平时极少做这种手术,术后的处理经验自然也更少。在国内,我做过太多的气管切开,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术后问题,所以不禁有些担忧他们对这个病人的后续治疗。

  12月10号在术后第一天查房时我发现他们没有行气道内湿化,询问后得知这里没有湿化的设备和理念,这种担忧就变得更加强烈了。吉布提全年高温,现在虽然是“凉季”,但平均气温仍保持在三十度左右,到热季时地表温度最高可达七十多度,高温使得气道内水分丢失明显增加,痰液变得粘稠,最终病人必然会出现痰痂堵塞的问题。而且他们自制的简易气管套管内芯,不能使痰液充分引流,客观上加重了痰痂的阻塞。

  我的预判不幸得到了证实。在12月12号术后第三天查房时就发现患者呼吸不畅,我心里暗想:肯定是气管套管内痂皮堵塞了。萨阿德医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也束手无策,于是把病人的处置权交给了我。这种情况是不能立即更换气管套管的,因为套管内痰痂脱落后堵塞气道直接导致患者窒息死亡的风险极高。于是我用5ml注射器耐心得进行生理盐水气道湿化,经过半小时的努力后也只能用细的吸痰管才能吸痰,粗的吸痰管还是不太通畅,但总算是可以排除大块痰栓堵塞。在没有监护仪器甚至连基本的照明设备都没有的情况下,我迅速给患者更换了一次性气管套管,换管后患者经过短暂的刺激性咳嗽后呼吸逐渐平稳,吸痰也变得很顺畅。当时更换套管后在场医生和护士纷纷竖起大拇指,说着“très bien”(太棒了)!

  但我还不敢高兴的太早了,考虑到患者的病情需要长期带管,当地医疗条件又不能进行持续气道湿化,这样病人可能需要频繁更换一次气管套管。我回到驻地后把医疗队的药品器械库和耳鼻喉诊室的所有设备整理了一遍,终于发现了一副适合患者的10mm金属气管套管,并积极联系医院做消毒处理。

  如我预判的一样,12月16号患者再次因一次性气管套管内痂皮堵塞出现呼吸不畅,于是我给他更换了可清洗内芯的金属套管。并教了护士们金属套管的使用和清洗办法,我想这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出乎意料的是今天在例行气管套管检查时发现昨天刚刚更换的金属气管套管没有了内芯,气管外套管内满是痰痂。赶紧询问护士,护士说患者内芯取出后未再次置入套管。已经慢慢习惯吉布提当地思维方式的我知道着急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很明确昨天更换金属套管后已经教过护士如何安放及清洗金属套管内芯了。幸运的是这次患者的呼吸情况要好很多,在准备好一次性气管套管后,再次快速的给患者做了更换。这次为了加深他们的印象,我在网上专门搜索了金属套管清洗办法并演示给护士如何清洗套管内芯。

  回到诊室后我不禁思考患者的病情及当地医生的临床思路,“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因为贝尔蒂耶医院很少做气管切开,所以患者气切是小心谨慎的选择在手术室进行的。但是换管时他们却没有意识到气管堵塞的严重性,或许是对我的信任,在第一次更换气管套管时我并没有因为患者气管切开术后时间极短和设备条件不完备而拒绝操作。更换气管套管其实也是有很大风险的,尤其是仅仅气管切开术后3天,患者的气切窦道还没有形成,拔出气管套管后切口可能会很快回缩导致不能再次置入套管;或者在换管过程中痰痂脱落堵塞气道致患者窒息死亡;气管切开后仅3天就出现套管堵塞,病人极有可能出现痰痂脱落的情况,一旦出现窒息很难挽救患者生命的,所幸的是这名患者在我的细心处置下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我想作为一名援外中国医生,不仅需要向吉布提同道介绍分享我们在国内经过无数次医疗实践积攒下的宝贵临床经验,更需要我们将严谨、务实、细致、耐心和勤于观察的工作作风带到这里。用我所掌握的医学知识,结合贝尔蒂耶医院实际情况认真工作,努力践行“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中国援外医疗队精神。

威廉亚洲